拉拉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从庆余年开始打卡 > 第二十章 反杀
    风月老祖不知道沈望身上就发生了什么的变化,只知道自己凝炼的一道剑气莫名奇妙地消失无踪,心中惊疑不定,立刻结一印诀,轻喝道:“收!”

    碧蓝色仙剑“嗡嗡”地颤动起来,像是被一根无形的细线拉扯着一样,‘刷’的一下从沈望的双掌间抽出,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,飞回到风月老祖手中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使了什么妖法,竟能破掉我的‘山海剑诀’?”风月老祖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沈望的心情正佳,哈哈一笑,道:“这是本人的独门绝技,名为‘破山海剑诀’,专门克制你的‘山海剑诀’。”

    突破到【星云期】中期,沈望的实力大增,单论修为和功力,已经和【上清境】初期的高手相当。单凭身体力量,就可以和【上清境】后期的高手相抗衡。再加上《丈六金身》神通,施展后身体强度提升四倍,在整个修行界所有【上清境】级别的高手中,恐怕也只有田不易、上官策、青龙、玉阳子等了了数人能够对其造成威胁。

    以他现在的实力对上风月老祖,胜过他并不难,但要把风月老祖彻底留下,却不是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毕竟高手都有一些压箱底的本事,打不赢总能逃得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风月老祖自然不会相信沈望的鬼话,脸上露出一副‘我早就把你的底细看穿了’的表情,胸有成竹地道:“不论什么妖术,施展起来都要付出一定的代价。破我一道剑气,付出的代价绝对不小。你也不必在此虚张声势,这点伎俩休想骗过老祖的法眼。”

    我说实话,你不相信,偏要自己脑补,这也没谁了!

    沈望的脸色骤然一变,‘大惊失色’地道:“竟然被你看穿了,风月老祖不愧是风月老祖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间,转身便逃,施展遁术,向沼泽深处掠去。

    既然你把剧本都编好了,不配合一下实在有点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“小贼休走,再接我一剑!”

    风月老祖轻喝一声,手掐剑诀向前一指,仙剑化做一道蓝色闪电,眨眼间划过数十丈距离,“铛”的一声击在沈望背后。

    沈望“啊”地惨叫一声,身形一个踉跄,‘扑通’一下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收!”

    风月老祖将仙剑招回手中,脸上露出一抹冷笑,道:“在我面前,还想逃走……咦!”

    他的话还没说完,就看见沈望从地上爬了起来,拍拍屁股,撒腿就跑。

    风月老祖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,身形一闪,化作一道流光疾掠而去,转眼间追上沈望,手中仙剑绽放出万丈霞光,向前一斩而去:“硬接我两剑,竟然还有能力逃遁,倒也有几分手段。不过,到此为止了……斩!”

    剑芒击中沈望,‘轰’的一声爆开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沈望惨叫一声,像是沙包一样应声飞起,重重地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能死在老祖剑下,你也算是死得其……”风月老祖刚把仙剑收起,话还没说完,沈望又爬了起来,像是什么事都没有一样,继续向沼泽深处跑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约莫一盏茶后,两人已经来到死亡沼泽内泽。

    风月老祖看着依旧活蹦乱跳的沈望,不由心生疑惑,接了我这么多剑,竟然还没死,难道……我搞错了什么?

    想到这里,风月老祖心生退意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沈望忽然惊呼了一声,身体飞快地缩小,恢复成正常状态,然后将黑竹剑祭出,御剑而去。

    风月老祖眼睛一亮,心中大喜:“这小子终于坚持不住了,没有金身,我看你如何抵挡老祖的剑诀!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立刻摧动所剩不多的法力,向沈望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一黑一蓝两道流光从古木参天的丛林中穿梭而过。

    当两人从一棵三四丈高的无名花株旁经过时,这朵色彩绚烂的花冠突然变成了一张食人巨口,将风月老祖一口吞了进去。

    沈望当即停下身来,讥笑道:“风水轮流转,这次轮到你了!”

    这一招还是从秦无炎身上学来的。

    现学现卖。

    至于食人花为什么不吞沈望?

    那是因为它已经吞过太多次,吞得不想再吞了。

    自从沈望第一次被这株食人花吞掉后,发现它能分泌一种剧烈的毒气,心里就打起了小盘算。之后,每过一段时间他就会主动跑过来,到花蕊里享受一下。

    前几次,沈望一出现,食人花就会主动把他吞掉。

    接连几次后,食人花发现吞掉沈望只会浪费自己的毒液,根本不能将猎物消化,于是就不再对他下手……除非他主动挑衅。

    又过了十几次后,就算沈望主动挑衅,食人花都会把他当成空气,连理都不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风月老祖只觉眼前一黑,发现自己竟然到了一个由花瓣闭合而成的囚牢里,无数根花蕊弹射而出,像是蟒蛇一样将他紧紧地缠绕起来。

    同时,花朵里还会分泌出一股馨香的气体。

    风月老祖只吸了一口,便感到浑身乏力,真气运转不灵,不由一机灵,急忙屏住呼吸,全力摧动法诀,将缠绕在手臂上的花蕊挣断,跟着一剑向花瓣斩去!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硕大的食人花花朵骤然破裂而开,一片碧莹莹的光芒从花瓣间迸射而出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人影一闪,风月老祖已经脱身而出。

    区区一朵食人花,想要杀掉风月老祖这种级别的修行者,还未够资格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下一刻,呼啸声响起。

    风月老祖刚刚从食人花口中脱困,还未稳住身形,突然见到一道如匹练般的黑芒横空而至,速度惊人。

    他根本来不及闪避,仓促间也只能摧动法力,将仙剑横在身前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黑芒斩在碧蓝色仙剑上,发出一道巨响。

    风月老祖只觉一股力量从长剑上传来,如山洪爆发一样,将他的法力硬生生地迫了回来,倒涌而入地涌入自己体内。

    出手之人,自然就是沈望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风月老祖浑身一震,张口喷出一片血雾,体内经脉不知被震断了多少条,脸色一片惨白,骇然道:“你怎会有如此深厚的功力,难道之前你都是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错,之前只是演戏,逗你玩玩而已。”沈望笑道。

    风月老祖不由瞪大了眼睛,颤声道:“你,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,是你自己太笨,连这都没看出来。”沈望讥笑道。

    两人的功力本在伯仲之间,沈望之所以能一招将风月老祖重创,主要有三个原因。

    第一,风月老祖之前追杀沈望,已经消耗了太多的法力,一身功力只剩下三四成。

    第二,风月老祖中了食人花之毒,虽然这些毒无法至其于死地,但也需要他用功力来进行压制。

    第三,沈望在风月老祖刚刚脱困时进行偷袭,风月老祖只能仓促应对。

    三种原因叠加在一起,才让风月老祖显得如此不堪一击,被沈望一招打成重伤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风月老祖只觉怒火中烧,心情激荡之下,又吐出一口鲜血,恨恨地道:“好一个阴险无耻的小贼……”

    “彼此彼此,前辈以大欺小,势强凌弱,究竟是谁更无耻?嘿嘿,晚辈这些,都是跟您学的。”沈望冷笑道。

    风月老祖气得七窍生烟,但也知道现在不是骂驾的时候,强忍经脉上的剧痛,摧动所剩不多的法力,御剑向沼泽外逃去。

    “现在想逃,已经迟了!”

    沈望冷哼一声,化作一道流光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如果是在全盛时期,以风月老祖的道行,沈望虽然有把握胜过他,但也没有把握留下他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,风月老祖又是重伤,又是中毒,又不剩多少法力,想要从沈望手中逃脱,简直是痴人说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