拉拉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我们岛主是奇葩 > 第12章 流言的诞生
    双手抓住鱼叉,闭上眼睛认真感受。

    林小豹化身“人肉X光机”,将锋利倒钩从骨头上弄下来之后,一股水流包裹着鱼叉尖头,顺利地成功将鱼叉拔了出来,随手就想扔掉这根鱼叉,忽然意识到自己不是身处在现代社会了,火山岛物资贫乏,留着可能有用处,于是将它放进船舱里。

    其他伤势不致命,要命的是心脏上的那道小伤口,每次跳动又往外滲出点血,再这样下去即使已经拔掉鱼叉也没用,这头虎鲸本就处在垂死边缘,相当虚弱。

    之前从那白人姑娘身上,察觉过伤口的惊人恢复速度,这会儿抱着死鲸当作活鲸医的念头,又让另一小股海水从伤口钻进去,混合着血水流淌出来,?这些都是从心脏流出来,堆积在内脏间的内出血,颜色发暗。

    将它们排出去之后,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在伤口上,?果然开始加速愈合,?林小豹正摸索着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特殊变化,例如用海水凝成细小水线,直接将伤口缝合起来,比慢吞吞地帮忙治疗更加有效。

    脑袋已经开始一抽一抽地疼痛,绝不是没睡饱觉的那种疼,感觉那叫一个酸爽,最终操控同样的水线,将鱼叉留下的外伤口缝合之后,林小豹顿时没敢再产生多余的念想,仅仅只将闻到血腥味后游来的鲨鱼赶走。

    短暂休息,疲累感更盛,如同闭上眼睛就会昏厥。

    这回终于明白,使用这种未知的能力果然会有后遗症,曾经以为世界在自己眼中没有秘密可言,现在很好奇世上是不是真的有超人。

    没蠢到拿鱼叉也戳戳自己做试验,?那姑娘的惨象已经能说明许多问题——至少没有钢铁之躯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还是没忍住,躺在小船舱里昏睡过去。

    同样睡着的还有那头虎鲸,周围几条种类不同的鲨鱼,果然没再打它的主意,尤其是一头身躯强壮的牛鲨,宛如忠诚的哨兵,将一切试图靠近的海洋动物赶走,包括某种悠哉悠哉,恰巧路过的倒霉海龟。

    夏威夷绿海龟,一路被牛鲨驱赶到海面上,正对着从海面上升起的朝阳发呆,模样搞笑呆萌,估计心里也是哔了狗,自己招谁惹谁了。

    飘在海面上的虎鲸,每隔会儿就从位于头顶的呼气孔里喷出细小水雾,这种生物即使搁浅到沙滩上,也能依靠呼吸存活好一会儿,跟鱼类不同。

    此时虽说仍然没力气动弹,可精神比刚刚好太多,偶尔会将大脑袋凑到独木舟旁边,张嘴发出微弱叫声.......

    累惨了的林小豹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火山岛那边炸锅了,一大群人围拢着海边岩石,早起的渔民们已经发现了那位遭受重伤的白人姑娘。

    又来一位陌生人,这却不是最劲爆的消息,最劲爆的是他们的库拉在夜晚出海,并且被人撞见了。

    名叫卡胡瓦胡的其他村落的村民,本来打算钓完海鳗就回家休息,然而凌晨时候的见闻让他改变了主意,带着一同出海的亲朋好友们,专程赶来祭拜他们的渔民之神,并且将收获敬奉给他们的库拉。

    跟这件事相比,自家儿子娶妻结婚反倒成了小事。

    同伴嘴巴太大,逢人就张扬地宣传着那件,让他们到现在都没回过神来的劲爆见闻。

    火山岛很小,民风相对来看还算淳朴,生活方式过于原始,往往一年可能都出不了一件大事,无非是哪里哪里打架、谁谁谁抓到大鱼,又或者在海边好运地捡到什么有用的物品,例如塑料瓶、鱼网、绳子等等。

    日子过于单调简单,所以就连在他们心目中威望一般的上任酋长去世,都让岛上村民们拖家带口,专程赶来参加海葬活动,可惜就连人生中最后一次的风光,都被林小豹这位外来者抢走了风头,让他们津津乐道到现在,假如时间过个数十数百年,说不定又是个让小娃娃们目瞪口呆惊叹着的神话故事。

    卡胡瓦胡等人从天没亮就跟渔民们说起库拉的事。

    解释好几次,描述一次比一次夸张,平日里想象力不够丰富,涉及到神灵时候还是很丰富的,说着几次以后连自己都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这会儿卡胡瓦胡脸上神色满是狂热,他身边的同伴们同样狂热。

    面前是乌泱泱的村民,听说神迹又一次降临在岛上,岸上最大村子里的村民们此刻几乎都赶来了,连捕鱼活动都忘在脑后。

    只见卡胡瓦胡站在石头上,一条毛腿踩在高处,草裙裙摆迎风飘荡,露出兜裆麻布。

    他大手一挥,高声喊道:“那是今天日出前发生的事!我和我们部落的朋友们出海,他们也都看见了!

    我们的库拉站在一艘红色独木舟上,像这样张开双臂,船速非常快,比旗鱼从海面上穿过更快!神圣的海豚跟随着他,只见库拉眼睛一睁,大海顿时发怒,掀起比佩莱火山还高的海浪!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冲向远方!

    最大的鲸鱼跃出海面,恐怖的大乌贼是他的卫士,我们努力追寻着渔民之神库拉的步伐,他赐予我们丰收,然而还是迅速消失在远方!”

    一艘船跑得再快,说出来还是没什么震撼感,卡胡瓦胡自己脑补出一大堆画面,说得跟真的一样。

    如果林小豹此刻在场,并且听懂他的话,多半会拍拍手再补充句:“漂亮......”

    这番话满足了火山岛村民们对渔民之神库拉的一切想象,一个个表情震撼,配合老岛主海葬那天,庞大鲸鱼从海面上仰起头颅的场景,记忆深刻难忘。

    以至于等卡胡瓦胡说完,在场大多数人还真就信了,果然很一根筋,目光逐渐狂热。

    就连卡波雷尼老牧师推选林小豹当酋长这件事,也跟现在的听闻联系起来,想着不愧是老牧师,居然能把伟大的库拉邀请来火山岛,历史上可没发生过这种事。

    一个个继续大喊库拉,有位被女人抱着的小宝宝,也笑着奶声奶气地发出“乌拉乌拉”声音。

    迪丽娅知道得更多些,自然不会轻易受影响,不过今早她专门穿着花裙子去找林小豹,他确实不在,而且卡波雷尼老牧师存放药品的箱子,就大开着摆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结合仍旧昏迷的古怪外来姑娘,出于女人第六感,迪丽娅敏锐嗅出不对劲,以至于莫名有些敌意。

    主要是这姑娘又白又好看,衣服也好看,让她顿时没了自信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她找了一圈也没找到林小豹,按耐不住打断卡胡瓦胡,问他:“林......库拉他在哪,你确定是被鲸鱼送来的库拉?”

    “只有他的裤衩是黑色,我哪能看错,库拉去追太阳去了,在很远很远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顿时又吸引一波狂热崇拜。

    迪丽娅满头黑线。

    突然间有位在火山岛上很难见到的胖子,语气惊喜:“我的船不见了!红色的船!!”

    卡胡瓦胡精神一震,顿时来句:“看吧!我没有说谎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