拉拉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大唐杨国舅 > 第四十八章 卷入纠纷
    一众乡贡士子将杨云和雅柔围了起来,摩拳擦掌,大有一言不合就围殴的意味。

    先前主动挑事的短打装士子趾高气扬道:“小子,看样子你还真是汉州来的乡贡……既然你已顺利入学,就先拜拜山头吧……我乃蜀州张圣,这里我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杨云脑子里飞速过了一遍,确定没听说过大唐开元年间有张圣这号人物,也就是说这根本就是个历史上微不足道的小人物。

    杨云笑道:“我叫杨云。”

    “管你叫什么呢,总之以后想在这里混,必须听我的……我祖父跟益州官学的博士很熟,你入门最晚,年岁也不大,以后这里大家伙儿让你做什么,你就做什么,听到没?”

    张圣用威胁的口吻道。

    杨云道:“官学乃读书之所,到这里来除了做学问,还能如何?难不成还跟各位一样,拿着根棍子打球?对不起,我不擅长这个。”

    张圣感觉很没面子。

    张圣见杨云转身要走,直接过去,伸出手,拦住杨云去路,道:“看来你没听明白……哥几个,把他按住了,让他好好洗洗耳朵!”

    在张圣招呼下,几个十五六岁的年轻士子冲过来,想把杨云拿下,没等他们近前,前面一人鬼使神差摔倒在地,后面紧跟的猝不及防下,被绊倒在地,很快杨云跟前就趴下五六个人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意外,这是杨云的“杰作”,对付上门挑衅斗法的道士,他会下狠手,但对这群不谙世事的学生,手下留情,只是让他们摔个跤,略施薄惩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这么没用啊?让你们拿人,瞧瞧你们现在在做什么?”张圣看着摔倒一地的同学,大声喝骂。

    但显然张圣的“权威”没那么高,地上爬起来一人,埋怨道:“让我们拿人,你自己有手有脚,为什么不上?”

    一个被摔得灰头土脸的士子啐了一口,坐在地上,不满地道:“光说不练假把式,张圣,以你的力气,一个人也能把这小子制服吧?我们出了力,还被你骂,有没有天理啊?”

    杨云笑道:“阁下不是说你说的话算数吗?呶,这么多人质疑你,看来你也没什么了不起嘛。”

    张圣感觉脸面有些挂不住,撸起袖子便朝杨云冲来,他伸手去抓杨云的衣领,可是手没够到杨云,杨云已然出手,电光火石间,一把将张圣的右手臂给擒住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一阵风声响起,张圣被杨云抓住手臂,然后他就感觉身体一轻,发现自己猛然蹿到一丈多高的空中,吓得他张牙舞爪,嘴里发出“叽哩哇啦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周边人目瞪口呆,还没琢磨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,张圣身体已下坠,“噗通”一声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哎呦!”

    张圣屁股着地,七晕八素下叫唤一声,半天起不来。

    本来一群闹内讧的人,见到这架势,突然变得齐心起来,此前没动过手的士子中一人嚷嚷道:“这小子居然出手伤人,不教训他一顿,我等岂非颜面扫地?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但所有人都被杨云刚才露的那一手给镇住了,一时间没人敢上前。

    杨云环视一圈,目光所及,这些人无不下意识地往后退两步。

    恰在此时,月门处传来一声大喝:“住手!”

    一群穿着统一蓝色士子服的年轻人从门口进来,当首那位却是熟人,剑南节度使府的王籍。

    王籍一身崭新的儒袍,头戴纱帽,腰束革带,脚蹬乌皮靴,显得精神抖擞。他昂首阔步走在前面,俨然是带头大哥。

    官学这群年轻乡贡见状,顾不上理会杨云,摆开架势,面对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青松书院的学生,不好惹啊。”有人在背后嘀咕。

    杨云这才知道,原来王籍在成都就读的是青松书院。

    既然此时所在的文翁石室是官学,那么青松书院必然是私学。

    私学由来已久,魏晋南北朝时,政局跌宕不安,官学颓圮不振,私学有了长足发展,史书记载:“横经受业之侣,遍于乡邑;负笈从宦之徒,不远千里。”

    大唐鼎立,私学延续前朝的发展轨迹。

    至开元年间,政治的革新、学术的衍变和科举制度的发展,还有社会经济结构的变迁,使私学出现重大变化,经学大师纷纷举办私学,许多天生就拥有考科举资格的官宦子弟纷纷进入私学学习。

    以王籍拥有的节度使府的资源,自然能轻松撑起青松书院的门头,青松书院的人看上去派头十足,一看便知是这成都城内官宦世家子弟,跟官学一帮来自剑南道各州县的乡贡士子对峙,气氛剑拔弩张,好像一言不合就会群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籍根本就不理会一脸仇视的张圣等人,冲着杨云招手:“杨兄,我们又见面了……入学还顺利吧?”

    突然不称呼自己为“高人”,杨云一时间还有些不适应。

    青松书院那边一名高瘦的公子哥走出来,问道:“这位就是你口中的杨兄?以他的天纵奇才,居然在官学就读,实在可惜!其实到青松书院,照样可以得到解状,何必在这种小地方窝着?”

    张圣此时差不多已缓过气来,闻言气愤地从地上爬起来,先拍拍衣服上沾染的尘土,然后沉着脸质问:“有着八九百年悠久历史的益州官学都是小地方,那创立至今不过二三十年的青松书院更不入流了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高瘦公子哥怒视张圣,捋起袖子,一副准备掐架的模样。

    王籍抬手阻止高瘦公子哥,道:“刘兄不必跟官学这帮人一般见识,说好了在马球上决出胜负,那就在球场上见真章。”

    官学这帮年轻乡贡义愤填膺:“谁怕谁?”

    王籍道:“别人都好说,但杨兄是我们的人,就算他现在进入官学,也不能代表你们出席一个月后的马球赛。”

    王籍最清楚杨云的本事,若是上场比试,杨云站哪边,哪边就稳赢。

    张圣恼怒地道:“这小子一点儿都不识相,一来就把人得罪遍了,谁愿意跟他一起打球?再者你说他是你们的人,我们还害怕有人当卧底,暴露我们的底牌呢!有本事就让他代表你们出战,你们敢吗?”

    王籍心中一喜,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,让对方把杨云这个“高人”拱手让出来,但他不能表现出心底的得意,一脸平静地道:“杨兄是否跟我们出战,得问过他的意见,今天是他来官学报到的日子,我们想邀请他出去参加宴会。”

    张圣指了指杨云,吃惊地问道:“你们上门来,就是为他?”

    王籍道:“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?作为地主,朋友来了当然要尽一下心意;另外今天来是跟你们通知马球赛的具体举行时间,下月初九上午,城南校场,谁不去便代表认输,以后你们没资格参加益州举行的任何诗会。”

    “走着瞧!”

    张圣咬牙切齿道。

    王籍笑着对杨云道:“杨兄,您初来乍到,请务必赏脸,与我们一同饮宴,届时我会给你介绍些朋友,以后就是自己人了。”